ub8优游平台

我的娇妻是名媛无删减 热门都市情感小说

作者: jipzs  2020-11-06 11:04 [查查吧]:kkhm.com.cn

狂看书坊

  “萧哥...我刚才在名媛群看见茹姐在约人.....”

  今天原本是萧战和老婆唐茹两周年结婚纪念日,萧战特意向公司请了下午的假,打算回家好好准备一番,给老婆一个惊喜。

  然而,萧战下班后突然被同事拉进一个叫‘海市名媛群1群’的微信群中。

  “这帮开宝马奔驰的全是臭屌丝,我刚才约了一个吃了饭就跑了……”

  “我晚上约了个开保时捷的,不知道怎么样,想去碰碰运气……”

  “姐妹们,晚上我在家约了人,拼个香奈儿的包包啊……”

  最后一条约人的消息,就是唐茹发的。

  萧战心如刀绞,异常愤怒地赶回了家,发现妻子唐茹并不在家里。

  “老婆,我要赶飞机出差,马上就走。”萧战强忍着怒意发了这么一条消息过去,他准备暗中查一下唐茹。

  萧战担心唐茹会怀疑,还特意P了一张飞往异地的机票发过去。

  挂了电话,萧战便将手机关了机。

  在家中待了一个小时左右,萧战正准备出门时,却传来一阵关门声。

  来不及多想,萧战快速躲进了卧室的衣柜里。

  不一会儿,老婆唐茹哼着欢快的小曲儿走进卧室,坐在床上翘起了二郎腿。

  “喂,老公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”忽然,唐茹掏出手机,打起了电话,语气很是暧昧。

  “那个废物出差了,可能要一个星期之后才会回来,你今晚要不要来我家玩玩?”

  “放心,那个没出息的窝囊废怎么可能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?”

  “假不了,他把出差的机票都发给我了,现在应该在飞机上了。”

  “不能便宜了那个废物,等我让他把这套房子卖掉,我拿到钱之后,就和他离婚。这两年跟着这个窝囊废,真是憋屈死我了……”

  唐茹的话还在继续,而且越说越难听,每一个字就像一根根刺一样插进萧战心头。

  萧战浑身颤抖,既愤怒,又难受。如果不是自己亲眼看见、亲耳听到,他绝不会相信妻子会出轨,更不会相信平日里温柔贤惠的妻子内心竟是如此的狠毒。

  和妻子结婚两年,萧战为她改变了太多太多,可却换来这样一个结果。

  两年前,萧战和唐茹结婚,当时萧战作为海市首富之子,名副其实的富二代,婚礼可谓是风光无限。

  然而婚后不久,公司破产,父亲留下一封遗书后便自杀。

  至此,萧战富裕的日子也到了尽头,唯一的财产就是现目前住的这套价值大概三百万的房子。

  不过让萧战欣慰的是,虽然家中败落,但老婆唐茹对他不离不弃,让他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。

  萧战为了感激唐茹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没有嫌弃自己,他努力工作,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不让唐茹受到委屈。

  “呵呵,原来你的温柔贤惠全他妈是装出来的,只是想得到我这套房子。为了钱,你可真够贱,真能忍啊!”

  萧战躲在衣柜里,这种被绿、被骗的滋味不好受,他多次想冲出去将妻子一顿暴打,可最终忍住了,他要顺藤摸瓜,将那个野男人一并抓出来。

  唐茹的电话还在继续,但萧战听不见对面的声音,不过从唐茹的话里,几乎能猜出对方说了什么。

  “哎呀,每次都去你办公室,一点意思也没有,这次来我家吧。”

  “那你快一点,我洗好澡等你哟,我们玩点刺激的,嘿嘿!”

  挂掉电话,唐茹立马又拨打了萧战的手机,提示关机。

  唐茹一声低笑,指着墙上婚纱照里的萧战说道:“要是坠机了才好呢,摔死你个废物,我就可以省掉好多麻烦了。”

  这个贱人太恶毒了!

  萧战气得咬牙切齿,紧紧握着拳头,他要杀了唐茹这个贱人,杀了那个野男人。他躲在衣柜隐忍着,隐忍到野男人的到来,然后杀掉这对无耻的狗男女。

  唐茹望着婚纱照辱骂了几句后,拿起一件薄丝睡裙去了卫生间。

  十分钟左右,唐茹穿着薄丝睡裙走出卫生间。

  就在这时,唐茹的手机响起,她兴奋接起:“到了?好的,我马上出去接你。”

  说完,唐茹披上一件外套,急忙出了门。

  听到关门声,萧战才将衣柜门打开,大口大口喘着气,随手拿起一件衣服擦了擦身上的汗水。

  “他妈的贱人,我他妈今天非宰了你们这对狗男女。”萧战一边咒骂一边走进厨房,拿起一把菜刀。

  几分钟后,萧战听到了开门的声音,他立马又躲进了衣柜。

  萧战紧紧握着菜刀,双眼通红,脑子里胡思乱想着。

  “唐茹,你个贱人找死!”

  “反正老子现在没有任何亲人,孤儿一个,无牵无挂,死了也就死了。老子一命换两命,划算!”

  萧战睁大双眼,从衣柜的缝隙往外看,他很想知这个野男人长什么样儿。

  “我带你看看我的房间。”唐茹的声音响起。

  没有人回应。

  但很快唐茹和另外一个人映入萧战眼帘。

  萧战惊呆了,无比震惊地望着眼前一幕,瞳孔逐渐放大……

  有那么一瞬间,萧战甚至认为自己出现了幻觉,他使劲揉了揉双眼,再次睁开,眼前的画面没有丝毫变化。

  笑了!

  萧战笑了!

  悲哀地笑了!

  因为出现在萧战眼前的‘野男人’竟然是一个女人,而且萧战还认识。

  这个女人叫姜妍,是姜氏家族掌门人姜志豪的孙女,姜家在海市有着一定的社会地位。

  姜妍是海市小有名气的美女,她和她母亲被誉为海市母女花。

  萧战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的老婆竟然会出轨一个女人。

  “这就是你和萧战睡的房间?”姜妍一头短发,再配上职业套装,显得强势干练又有女人味。

  “别跟我提那个废物,我现在就把床上用品统统换掉。”唐茹一脸的嫌弃。

  “你说如果让萧战知道我们俩在一起,他会是什么反应?”姜妍顺手勾起唐茹的下巴微笑地问道。

  “他个废物能有什么反应?估计得跪下来求我们吧,求我别离开他,求你离开我,哈哈……”

  两人笑得合不拢嘴。

  “呵呵,跪下来求你们?好,我成全你们两个表子,我现在就让你们尝尝我跪下来的厉害!”

  萧战脱掉衣服,光着上身,抽掉腰间皮带,将衣柜门缓缓推开……

  萧战双目通红,面目狰狞,一手提着菜刀,一手捏着皮带,报复的欲望越来越强烈,报复的步骤也越来越清晰。

  他要让这对恶心的女人付出生命的代价。

  只有她们俩死,才能解萧战此刻的心头之恨。

  “¥%#@&……”

  忽然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,打断了萧战的思绪,同时他推开衣柜门的手也停了下来。

  衣柜门只被推开一丝缝隙,姜妍和唐茹并未发现任何异常。

  电话铃声是姜妍手机发出来的,她接起电话,简单‘嗯’了几声之后便挂掉。

  “公司有点事,我得急着回去处理一下。”姜妍焦急地对唐茹说道。

  “好,我送你。”

  两人火急火燎地离开了。

  确定二人离开后,萧战推开衣柜门,走到窗户边,一阵凉风打在他身上,瞬间让他脑子清醒了不少,他庆幸刚才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一切行为,否则自己将会变成一个性质恶劣的杀人犯。可能会有短暂的报复快感,但自己的命却交代了进去。

  因为两个贱人,搭上自己一条性命,不值得。但萧战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两个贱女人,势必要让她们付出惨痛的代价。

  “表子,你们给我等着!”萧战穿好衣服,点燃一根烟,猛吸一口后,离开了住处。

  走出小区,萧战漫无目的地穿梭在大街小巷中,满脑子想的全是各种各样的报复方案。不过他很清楚如今自己的处境,想要很快很顺利地报复,几乎不太可能,毕竟自己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家财万贯的富二代。

  走了几个小时,路过一家大排档,萧战才感觉又累又饿,他找了个位置坐下,点了几个菜,几瓶啤酒。

  “战哥!”

  忽然,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萧战耳旁响起。

  萧战扭头,看见一个年轻男子正吃惊地望着自己。

  年轻男子叫王博,是萧战曾经资助过的贫困学生。他俩平时见面很少,网上交流颇多。

  王博是一个感恩的人,当初萧战家中破产之后,被不少人嘲讽,但王博一直安慰他、鼓励他。

  萧战有些意外,没想到在这儿能遇到王博,他拍了拍旁边一张凳子,“王博。来来来,坐。”

 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话题全都是关于王博工作的事情。

  “战哥,要不是因为你,我也不可能有今天。来,我敬你!”王博举起酒杯,双眼泛红,发自内心的感谢。这些年,因为萧战的资助,王博学业有成,还有了一份好的工作。

  萧战笑笑,碰了碰杯,喝了一口酒说道:“都是你自己努力。”

  王博摇摇头,回想着以往的点点滴滴:“如果不是战哥,我现在可能还在某个工地打着小工,或者某个餐馆洗着盘子。我还记得和战哥第一次见面,记得战哥第一次带我出国……”

  王博一口气说了很多很多,对于他而言,萧战的恩情,他这一辈子也还不完。

  说着说着,王博想到当初萧战在国外买的五万个比特币,如果按照现在的市值,那可是几十个亿。

  一杯酒下肚后,王博有些惋惜地说道:“战哥,如果当初你在国外买的那些比特币放在现在卖……哎!”

  “比特币?”萧战一脸茫然:“我买过比特币?”

  王博猛地点头:“买过啊,而且买了很多。”

  萧战更懵了:“有吗?”

  王博继续猛点头:“有啊,你不记得了吗?”

  萧战摇头:“我一点印象也没有,你不会是自己做的梦吧?”

  “不会不会。”王博内心无比激动:“你还记得那年暑假,你带我出国吗?”

  萧战想了想,点了点头。当时他带王博出国,是让王博出去学习,顺便长长见识。

  王博越发激动:“有一天,我们在一个餐厅吃饭,然后我们邻桌有几个老外在讨论比特币,你当时好奇什么是比特币,还问了邻桌的几个人,这事你还记得吗?”

  萧战摇了摇头。

  王博继续说:“后来,餐厅的老板看你对比特币感兴趣,亲自过来给你介绍,他把比特币捧得很高,问你想不想买,他有五万个,可以一万美元打包全部卖你。最后,你很干脆地把老板的五万个比特币全买了,连价都没还。”

  萧战对王博所说的一切没有丝毫印象,那时候的他还是一个挥金如土的富二代,一万美元对于他而言,微不足道,这种小买卖,不值得他记住,再加上当时他喝了酒,脑子里晕乎乎的,压根就没怎么听进老板说的那些话,之所以买下比特币,完全就是想将老板打发走,不想再听他废话。

  王博就不一样了,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好几年,但他依然记忆犹新,当初交易比特币时,萧战用的什么电脑,包括电脑是什么型号、什么尺寸、什么颜色,他统统记得。

  这些年,王博看着比特币的价格一路狂飙,他没有向萧战提过一次,只是每次看到价格上涨时,打心底为萧战感到高兴。

  他原本以为萧战已将比特币卖掉了,结果没想到的是,萧战竟然对买过比特币这事没有丝毫印象。

  “战哥,你当初可是买了五万个比特币啊,你知道现在的市场,一个比特币是多少钱吗?差不多两万美元了,你五万个比特币就是几十亿人民币啊!”王博脸上挂着兴奋的笑容,看一眼四周环境,压低声音道。

  不过话音刚落,王博笑容却僵住了,因为萧战对此事没有任何印象,而那五万个比特币保存在当初的那台笔记本电脑中,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,那台电脑恐怕早被扔掉了,想找回那五万比特币根本不可能。

  王博由兴奋变成了懊丧。

  但萧战这时却露出了笑容,因为他有一个习惯,无论是电脑、手机,还是衣服、鞋子,不用之后都会留着,专门有个房间储蓄。

  萧战拿起酒杯与王博碰了一下,一饮而尽道:“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你!”

  随后,萧战叫了一辆车和王博一起回到家中。

  唐茹没在家里,不过此刻的萧战完全没心思管她。

  来到储存旧物的房间,萧战拉开一道柜门,里面放的全是笔记本电脑,一共十台。

  还没等萧战从柜中拿出电脑,旁边的王博便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,伸手指着重叠在一起的电脑,激动得不停地重复说道:“对,就是这台银色电脑,就是这台银色电脑……”

  按照王博的指示,萧战拿出那台银色电脑。

  因为太久没有使用,电脑已经无法开机。

  萧战熟练地将电脑拆开,取出硬盘,再将硬盘装到现在用的这台笔记本电脑上。

  这两年,萧战已经被磨练成一个生活小能手了。

  很快,电脑开机。

  果然,如同王博所说,真的有五万个比特币。

  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,萧战嘴角上扬,他立马又查了查比特币交易价格,笑容加深。

  一个比特币的价格在1.98万美元左右。

  如果按照1.9万美元出售,五万个比特币就是9.5亿美元,折合人民币就是60多亿。

  压抑已久的萧战,终于释怀地大笑起来。

  唐茹,姜妍,你们两个贱人等着吧!

  报复之路,拉开序幕。

  萧战没有将比特币放在数字货币交易所出售,而是选择场外交易。

  虽然场外交易价格会大打折扣,但能快速走量,一次性售出。

  萧战非常清楚,这种虚拟货币的价格太不稳定,他认为两万美元一个已经到达了极限,几乎没有上涨的空间了,必须得尽快出手。

  王博正好认识一些专门做数字货币场外交易的人,他们可以作为中间人,帮卖家找买家,帮买家找卖家。

  经过一番商量,萧战最终将比特币出售的价格定在十万人民币一个,比市场上低了三万多。

  按照比特币目前的市场行情,萧战定的这个价格还是非常诱人的。

  和中间人交谈好后,萧战拍着王博的肩旁说道:“王博,我暂时将比特币交易的钱打进你的银行卡账户,你拿三张平时不怎么用的银行卡给我。”

  萧战这么做是为了以后离婚、为了报复唐茹做的铺垫。

  王博很惊讶,这笔钱可不是几万、几十万,而是几十个亿,就不怕自己卷钱跑路吗?

  王博虽然有诸多疑惑,但并没有多问,萧战怎么说,他就怎么做。

  随后,萧战拿着王博的银行卡,一起去向中间人安排好的酒店。

  途中,萧战买了一顶帽子和口罩戴上,他现在不想露出真面目。

  随后,又去买了一张熊猫形状的面具,以及两幅微型窃听器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一大早,中间人带着所有买家来到酒店与萧战见面交易。

  整个交易过程,萧战都戴着帽子和熊猫面具,全程很少交流,统统交给王博处理。

  按照萧战事先给王博的交代,交易的钱分别转账到王博的三张银行卡,有两张卡分别放了一亿,其余的四十多亿放在另外一张卡。

  交易完毕后,萧战换了一套衣服,背着包离开酒店。

  走出酒店,萧战将两张分别存有一亿的银行卡递给王博:“拿着,这一亿是你的,这一亿是我以后需要你出面办事用的。”

  王博没有接手,不可思议地看向萧战,结结巴巴道:“战哥,你……你……这……什么意思?”

  萧战开玩笑的语气道:“怎么,嫌少?”

  王博直摇头:“不是,不是……”

  “竟然不是,那就拿着。”萧战将两张银行卡直接塞进了王博的裤兜里:“好了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  说完,萧战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急驰而去,留下王博一人站在风中凌乱。

  十分钟后。

  萧战站在姜妍的公司门口,心中的报复计划渐渐展开。

  “你好,我是远丰集团的工作人员,找你们姜总谈点业务上的事情。”这是蒋家旗下的一家公司,姜妍在公司担任总经理职务。

  前台美女噗呲一声,嘲笑道:“你在远丰集团什么职位?”

  “这有关系吗?”

  “不好意思,我们姜总没时间。”前台美女懒得解释,鄙夷地看一眼萧战,全身上下穿的都是廉价货,在远丰集团充其量就是一个小职员,而现在正在姜总办公室谈合作的人,那可是远丰集团的经理吴凡,又高又帅,关键还很年轻,才26岁,典型的高富帅。

  “没事,我就站在门口等到你们姜总有时间为止。”

  美女前台一声冷笑,不再搭理萧战。

  没多久,姜妍和吴凡走了出来。

  前台美女为了吸引吴凡的注意,故意提高音量说道:“姜总,公司门口有一个自称是远丰集团的工作人员,想找你谈业务上的事情。”

  “萧战,你怎么在这儿?”吴凡走出公司,发现站在门口的人竟然是萧战,让他有些吃惊。

  姜妍同样很惊讶,这家伙不是出差了吗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  “吴经理,我来找姜总谈点事情。”

  “你不上班吗?”

  “我请假了!”

  “既然请假了,为什么以公司的名义来找姜总谈业务?你是哪个部门的心里没点数吗?业务上的事轮得到你来插手吗?再者说,我们远丰集团需要主动来这里谈业务吗?”

  吴凡最后一句话是说给姜妍听的,潜在意思就是,我吴凡主动来到你姜妍的公司,已经给足了面子,如果你姜妍不拿出一点让我满意的诚意,是没有资格和我们远丰集团合作的。

  “我看你找姜总谈业务是假,有什么龌蹉想法是真吧?”

  “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现在像什么?还以为是当初的富二代萧大少?”

  “我正式宣布,由于你的所作所为有辱公司形象,你被开除了!”

  吴凡一口气说完,感觉无比的畅快。你萧战以前不是超级富二代吗?不是牛逼吗?现在不是照样被老子踩在脚下,训得连条狗都不如。

  萧战显得很平静,这两年,他经历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,冷嘲热讽的话听得太多了。

  “哦,知道了。”萧战只是淡淡回应了一句。

  “废物!”吴凡低骂一声,心情愉悦地离开了。

  萧战没有心思搭理吴凡,他现在的重点对象是姜妍。

  “姜总……”

  “萧大公子里边请。”姜妍笑着打断萧战的话:“不知道萧大公子来我公司有何指教?”

  “不敢不敢。”

  走进姜妍办公室,萧战环视了一圈,这就是两个贱女人苟合的地方。

  萧战坐在柔软的沙发上,强忍着怒火给王博发去一条信息:“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?”

  “最多再等一个小时就能达到效果。”王博回复。

  萧战看完信息,将手机收起,嘴角微微上扬。

  姜妍,从今天开始,就是你噩梦的开始。

  亲眼看见老婆做名媛服务别人是种怎么样的体验...

  关注微信公众号【狂看书坊】即可继续阅读,还有更多好文等你“翻牌”!

狂看书坊
发表评论

医疗健康

  • 资讯
  • 内科
  • 妇科
  • 外科
  • 男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