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b8优游平台

首席的独家宠爱小说新章节 十大霸道总裁文

作者: 许癸  2020-11-06 11:12 [查查吧]:kkhm.com.cn

狂看书坊

  “唔……”

  窗外刺眼的日光晃得郝佳美在床上翻了一个身。可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,却让她差点没痛的哭出来。腰酸疼的很,腿根处也像是要折了一般,而更私密的地方那里,也肿胀的难受。这酸爽的感觉!

  突然,她猛地睁开眼睛,眼珠转了转。视线往上,一下就看到了对面墙上那张巨幅照片。上面的人穿着裁剪得体的西装,摆出成功男人的姿态,笑容浅浅的挂在嘴角,眼睛正盯着自己看。

  天哪!这个男人是……老板?!

  恰在此时,后面有个东西蠕动了一下,继而没了声音。郝佳美就是再笨,现在也猜出来动的那是个什么玩意儿了!

  她没敢动,也没敢回头,静静的听了一会儿声音,没多一会儿,后面又传来了匀称的呼吸声。

  郝佳美松了一口气。她闭着眼睛回想着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,自己怎么就跑到了老板的床上来了?

  往回倒带。

  记忆中,郝佳美昨天是陪老板接待客户谈生意。在酒桌上,气氛融洽,和乐融融。为了能把这单大买卖谈下来,郝佳美这酒是没少喝。老板也不例外,到了后来,喝了自己的,还替她挡了不少。

  好在酒没白喝,生意总算是谈下来了。散场后,她的记忆就开始断片,有的也只是零散的片段。吐,闹,哭,后来好像还有撞击的感觉。最后,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  倒带到此结束,也惊得郝佳美出了一身冷汗!照这么看的话,她和老板这是酒后没把持住,乱性了!

  郝佳美深闭了一下眼,心中懊恼的很。她慢慢的把头转过去,看到那精壮的后背裸露在外,肩膀轻微的一起一伏,还在睡着。趁着他老人家还没醒过来,自己还是溜之大吉吧!

  悄悄的翻身下床,看到自己赤裸的身子,和那上面种下的小草莓,郝佳美的脸红的跟个煮熟的大虾一般。她忙拽过被单在里面先把内裤穿上了,然后又把身子裹上,猫着腰的去找衣服。

  房间很大,地上散落着两人的衣服。在离门不远处,郝佳美找到了自己昨天穿的那条露背的大红裙子。可拿在手里,她也悲催的发现,现在已经不能称为裙子了,充其量还算是个藕断丝连的破布!

  郝佳美心疼,两千多块呢。不自觉的又多看了两眼裙子,这尼玛的昨晚到底是有多疯狂,把裙子给撕成这样?

  总不能这么光着出去吧?郝佳美又四处看了看,眼睛盯上了立在那里的衣柜。

  听公司里的老人说,老板的女朋友很多的,那这衣柜里有女人的衣服就再正常不过不是。她抿嘴笑着往衣柜的方向蹭去,动作很轻的打开柜门,可入眼的一排排的衬衫和西装让她的心一下就拔凉拔凉的了!

  郝佳美瞪着眼前的衣服,牙根咬的咯吱咯吱的。她不死心,来来回回的又翻找了一遍,可结果还是一无所获。

  “佳美,别找了,这里就我一人住,没有女人的衣服。”突然,后面有声音在说。

  郝佳美听到声音,吓得身子一哆嗦,被单差点没掉下来,忙回过头去看他。床上的男人正躺靠在床头,身上虚搭着被单,正一脸玩味的笑着。

  她看他眼睛清亮,猜出他已经醒来有一阵子了。可不说话,看着自己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着急,看她笑话,她心里不觉得就窜出了一股火。

  刚要张嘴说话,眼睛一下看到了他脖子上的吻痕和被指甲抓坏的红痕。郝佳美脸一红,知道那是自己的杰作,忙转过了头,有些生气的说:“干吗要撕坏我的裙子?就不能正常点吗?”

  程睿轻笑,慢条斯理的说:“你的意思是,想让我把你昨晚疯狂的行为再详细的给你说一遍吗?”说完,他从被子里坐起来,被单从他精壮的身上滑下去,露出了一大片春光。

  郝佳美没明白程睿话里的意思,疑惑的回头去看他。可看到他近乎全裸的坐在自己面前,她吓得捂着脸,张大嘴就要惊叫。

  可声音还没发出来,她却透过指缝看到程睿的胸口前,腹部,乃至两侧的腰都无一幸免,全部遭受到了她魔爪的攻击。喉咙里的流氓二字也是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。

  郝佳美又忙把头给转了回来,脸上是热的不能再热了,她现在恨不得自己赶快在这里消失不见才好。

  她磕磕巴巴的对着后面的男人说:“程总,那个,你先把衣服穿上吧,免得着凉。”

  程睿呵呵笑了一声,反问道:“哦?是吗?可我觉得现在该穿衣服怕着凉的人是你吧?”

  程睿含讽带刺的话让郝佳美气结,碍于这是自己的老板,她也不好反驳什么,有什么气也只好都咽回肚子里。

  她一把用力的扯出衣柜里一件白衬衫,三下五除二的就穿上了。男人的身材总是高大无比,郝佳美自认自己1。68的个子在女人中也不算矮,可这衬衫穿在身上,长度就刚好的盖住了屁股,露出了她那两条大白长腿。

  郝佳美低头看了看,又扯了扯,最后一咬牙,一跺脚,捡起地上的包招呼都没和程睿打,头也不回的跑了。

  程睿看她换衣服正看的津津有味,却没想到她换完衣服就像一阵风似得跑了。他愣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,对着大开的门喊道:“你给我回来!”

  光着脚丫子往下跑的郝佳美自然也是听到了声音,可心里冷笑,开什么玩笑?我干什么要回去,咱俩刚睡过,我得有多大的心理建设才能面对你啊。

  突然,她皱了一下眉,快要走到门口的脚步也停了下来。是呀,这和老板睡了,以后该怎么见面啊?那得多尴尬啊。怎么才能不让这件事影响到工作呢?郝佳美觉得自己该想一个好办法。

  在门口站了几分钟,咬着嘴唇的思索了一阵子,这才又蹬蹬蹬的跑回了楼上。

  程睿刚从浴室冲个澡出来,就看到郝佳美又站在了门口。他斜眼看她,脸色不善,张嘴刚要训斥,郝佳美歉疚的声音却在他之前响起。

  “程总,我昨晚喝的实在是太多了,都断片了,什么都不记得了。那个,咱俩这事就到此为止吧,天知地知你知我知!”

  说着,把钱包拿出来,把里面所有的钱都抽了出来,大概能有个一千多块吧。她伸手递到他面前,面露难色的接着说:“我身上就这些钱了,您别嫌少,这就算是我对您的补偿吧。从此以后咱俩井水不犯河水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,谁也别纠缠谁!”

  天哪!郝佳美真想咬舌自尽,她说的这些都是个神马玩意?!

  程睿冷着一张脸的瞟了一眼她手里的钱,哼笑了一声,问道:“佳美,这是你给我的封口费吗?”

  郝佳美听他的语气,凭着自己对他的了解,知道他这是气极了。可转念又一想,现在不把话说清楚,那以后更麻烦。遂不怕死的点了点头说了句算是吧,之后也没敢再看他的脸,又一阵风似得掉头跑了!

  程睿没想到她又能跑,气得站在门口大叫到:“郝佳美!你给我回来!”

  静默几秒,直到楼下传来砰的关门声,程睿才死心的回到衣柜前。这丫头还知不知道羞耻二字是怎么写?大白天的就穿着一齐臀的衬衫出去,也不怕走过路过的笑话她?想到这,他快速的挑出一套衣服,麻利穿好后,赶忙的出去追她了。

  郝佳美出来后,前前后后的看了几眼,才看出来这里是哪。还真是巧,这个别墅区对她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,怎么说,自己在这里也是住过三年呢。

  她又左右的环顾了一圈,这里离曾经和前男友的爱巢还隔着几栋楼,见面的几率应该不会很大。她快速的往大门口去走,想快点离开这里。

  这个时间正是早上七点来钟,小区里遛弯的,上班的,上学的,遛狗的,这个点都在外面活动,人在她身边来来回回的走个不停。自然的,她的这身装扮也是招来了很高的回头率。

  郝佳美也知道无论自己再怎么遮挡,怎么拽,身上这块步也大不起来,索性就大大方方,目不斜视的一路往前走。

  好在这一路走来,脸上坦荡荡的神情,也没有人误以为她是精神病。也只有偶尔的大爷大妈在她的背后指指点点的摇着头说:“现在的年轻人啊……”

  郝佳美顶着重压,终于走到大门口了。这里是富人区,出租车很少会往这里开。她站了能有十多分钟也没见个出租车过,心里不免焦急起来。

  可有时老天就这么爱跟你开玩笑,你越要逃避的,就越会在你面前出现。

  身后传来车喇叭的声音,同时伴随着男人惊讶的问话:“佳美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不用回头看,只听那声音,郝佳美的心就跟着颤了三颤。

  睡了老板,这以后是福还是祸?

  给老板封口费?郝佳美能跑得了吗?

  冤家总是路窄,闹剧即将开场?

 

  关注微信公众号【狂看书坊】即可继续阅读,还有更多好文等你“翻牌”!

狂看书坊
发表评论

医疗健康

  • 资讯
  • 内科
  • 妇科
  • 外科
  • 男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