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b8优游平台

今夜有喜小说阅读 契约结婚高甜文

作者: 邵昏  2020-12-21 10:58 [查查吧]:kkhm.com.cn

狂看书坊

  我叫凌云,本是普通家庭出生,却由于特殊的原因,现在坐拥千万豪宅,还娶了个白富美当老婆。年纪轻轻便有了大多数人苦苦追求不及的事业和女人,是周围人羡慕嫉妒的对象。

  但其实这只是表面现象,从结婚的那天起我便生不如死。

  我的老婆叫王茜,一个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女孩,放在任何一个大学都是校花级别的存在。说句毫不客气的话,追她的男人能排到八达岭长城以外。

  而我,不仅很普通,还有一个患有癌症的父亲。为了避免错过最佳治疗时机,医生建议立刻动手术。手术费至少二十万元。对我来说这是个天价数目,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筹备齐全。自从父亲住院起医院便一催再催,我已经到了绝望的边缘。可就在此时,一家婚姻介绍所打过了电话。

  对方说有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我面前,只要愿意当上门女婿便可以立马得到二十万。此时我已经想钱想疯了,便迫不及待地答应了下来。

  只要能够一次性付清二十万,做什么我都愿意。更何况情况比我预想要好得多,只是当个上门女婿罢了。大不了娶个老婆又丑又胖,把灯一关,往身上一压不都一样嘛。

  婚介所要了我的简单资料。得知我是一名大学生,身体健康,老实本分,又急需钱。便说帮忙沟通一下,一天之后给我答复。

  这一天让我等得度日如年,整日守在手机旁,生怕女方反悔。终于,到了第二天的晚上盼星星盼月亮地盼到了婚介所的电话。

  对方的话简洁明了,说女方同意这门亲事。不过得先亲眼见上一面,时间在两天以后。

  两天后,在靠近医院的一家茶馆内,我和女方见了面。之所以选在这里,是因为我急着用钱,要拿去给父亲缴纳手术费。

  出乎意料的是,女方很漂亮,长发飘飘,举止大方,散发着青春气息。当时我就心动了,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,能娶到这样的美女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。同时也有点心慌,以她这样的姿色应该不缺乏追求者,为何要急匆匆地找一个上门女婿呢?或许她也在挑来挑去,而我不是唯一的候选人吧。

  幸运的是我成功当选,女方对我很满意。二话不说掏出一份合同,上面记载着条条框框。还未来得及细看,她便一手拍在上面,言简意赅说不要浪费时间。只要我签字结婚,便可以立刻拿到二十万。不仅如此,婚后的每个月她还会给我一万元零花钱,前提是我听话不多嘴。

  这一番条件开出来,我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。莫不是听错了?这等好事竟然会降临到我的头上,不仅能娶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,还被花大价钱包、养起来。我摸了摸自己的脸,不是很丑但也没帅到让女生倒贴的地步。

  她看出了我的疑惑,当场拿出二十万现金打消顾虑。那还等什么?立马签下合同,提着钱我就去了医院。

  同一天,父亲的手术如期而至,我也正巧举办婚礼。

  从民政局领了结婚证,我和王茜便成了合法夫妻。这一切过程都很顺利,唯一让我不解的便是她要求去繁从简,亲戚朋友甚至一个都没叫,就这样两个人简简单单地办了婚礼。

  原本我是有几分炫耀的意思,想请几位大学时期的同学来捧场,让他们看看曾经混得差劲的我如今不仅娶了如花似玉的老婆,还拥有高薪的收入。不过在王茜的反对下只能作罢。

  当然,在得知了王茜的父亲王彪是本地一位很有实力的房地产商时,我高兴得差点跳起来。人生际遇谁能料到,几天前还一无所有,如今却登堂入室成为人生赢家。

  就在我美滋滋准备入洞房时,现实扇了我一个有力的巴掌。

  因为我根本就不被允许上床,别说上床连碰一下都不可以。她趾高气扬地说我就是她花钱买来的人形宠物,千万不要有非分之想。别说触碰她的身体,就连属于她的物品都不能碰,否则的话她会给我留下终生难忘的教训。

  这让我非常憋屈,新婚之夜被一脚踹下床。身为她的老公,竟然连触碰的权利都没有。作为男人,我感觉很没有尊严。但转念一想或许是双方并不熟悉便闪婚,王茜不适应吧。只要我悉心照顾培养感情,过段时间就好了。

 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我整个人懵住了,因为婚房里又多了个人,确切的说是个男人。长得十分俊俏,十足的小白脸,当着我的面抱住王茜亲啃,并且还很嚣张地朝我挑眉。

  一股难言的怒气从心底升腾,我绝对无法忍受被这样侮辱。王茜是我老婆,民政局登记过的合法妻子,现在却在别人的怀中欲拒还迎,将我身为男儿的尊严狠狠践踏。

  “住手!你他妈的给我滚开!”我大吼一声便要动手,却被王茜一脚踹中下、体,疼得满地打滚。

  她一脸冷笑地说道:“凌云,别忘了你只是我花钱买回来的宠物。在家里面任何事情按照我吩咐的照办就好了,我提醒你一次不会有下一次。”

  “可是,我是你堂堂正正的老公!他算什么东西?”我依旧怒不可遏。

  王茜突然哈哈大笑道:“笑话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。就你那寒酸样还想当我的老公,简直就是做梦。我的老公只有一个,那就是他喽。”说着便用手腕勾住那男人的脖子,娇媚地道:“你说是不是呀?阿金,我的好老公。”

  欺人太甚,我被气得浑身发抖,正准备发作的时候,王茜又发话了:“你也别太入戏,咱们只做一年的名义夫妻,不发生任何实质性关系。过了一年期限,咱们便离婚。大路朝天各走一边,以后谁都不认识谁。”

  “一年?离婚?”突然冒出的几个字眼让我产生了疑问,接着便有不好的预感,似乎漏掉了什么。

  “当然了,合同上写得清清楚楚。”王茜整理了一下衣衫,从床底翻出一份合同的复印件给我看。上面白纸黑字确实写得清清楚楚:凌云和王茜做夫妻满一年后,便进行离婚登记解除婚姻关系。

  这句话像一记重拳击在我的脑门上,金星嗡鸣,不由自主地靠在墙壁上,难以置信发生的这一切。原来她只是把我当做挡箭牌,好能够心安理得的和那个叫阿金的男人发展关系。

  “今天晚上你别在这里睡,去卫生间过夜吧。”王茜毫不留情地下了逐客令。

  我心有不甘,极力摇摇头道:“不行,至少今晚不行。这可是我的新婚之夜啊!”

  “那又如何?”王茜讥讽道:“在这里你根本就不算个男人,留下来只会影响兴致。你若是非要留下来就先把那二十万还我。然后乖乖地滚出去,明天咱们就办离婚手续。”

  面对她的威胁,我屈服了。父亲的手术要经历好几个小时,现在还在进行中。若是把那二十万提出去,医生不肯救人,父亲的命就真没了。

  就这样,我低着头像只被打败的公鸡走进了卫生间过夜。

  “哈哈哈,你找的这个男人可真怂,新婚之夜被戴绿帽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。”阿金乐呵呵地摸上了王茜丰满的胸、部。

  伴随着一声嘤咛,王茜眼神迷离地解开了纽扣,任由对方的大手在内、衣里肆虐。她轻声呻、吟道:“嗯,轻一点。咱们别讨论那个窝囊废了,老公吻我,快!”

  阿金迫不及待地撕扯着婚纱,骑在王茜身上有种强烈的征服欲。就这样二人滚作一团,在床上剧烈运动起来,发出一阵阵销、魂高昂的叫声。

  我一个人独自坐在马桶盖上,点上一支烟没心没肺地吸着。隔着墙壁听到那边激烈的战况,我的妻子正和另一个男子盘肠大战,而作为正牌老公的我只能够躲在厕所里受尽屈辱。

  不知不觉,两行热泪流下来。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为了钱,我丢失了尊严。我发誓以后一定要赚很多很多的钱,把今晚失去的东西都找回来。

  “啊!~啊!~”

  战况愈加激烈,他们不停地折腾,刺激着我那脆弱的心脏。终于我不耐烦了,鬼使神差般打开了门上一条缝,看到了里面的情景,非常羞辱,但是却让不争气地心里燃起一股火热……

  门缝景象?此情此景他会怎么做?

  妻子出轨?是被迫的还是自愿?

  怒火中烧?这段婚姻还有挽救机会?

 

  关注微信公众号【狂看书坊】即可继续阅读,还有更多好文等你“翻牌”!

狂看书坊
发表评论

医疗健康

  • 资讯
  • 内科
  • 妇科
  • 外科
  • 男科